在乌镇这古老而深沉的夜里,齐叔的歌声越来越

mgm娱乐平台 admin 浏览

小编:不用秀还是不放心,你劲哥他要是醉了啊,就让他在糟房里睡,反正也冻不着他。 酒坊后院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酒缸酒瓶,中间是热气腾腾的蒸酒大锅,齐叔坐在酒缸边的条凳上,

 
  "不用……"秀还是不放心,"你劲哥他要是醉了啊,就让他在糟房里睡,反正也冻不着他。"
  酒坊后院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酒缸酒瓶,中间是热气腾腾的蒸酒大锅,齐叔坐在酒缸边的条凳上,劲坐在酒锅边,守着分馏出酒的管口。
  "哎,刚才你说,这镇上谁家有钱。你可不知道,文家以前可有钱啦!"齐叔说。
  劲说:"听说过,我还问了文呢,他也不知道。"
  "他当然不知道啦,我知道哇。"齐叔显摆道,"他父亲年轻的时候,家里还很阔呐,他们家吃饭的时候,一人后头站一个老妈子。"
  "是吗?"劲接了点新酒尝尝。
  "可不是?那时候啊,我也正年轻,在上海的一个文艺刊物做助理编辑,文的爸爸呢,经常投稿,他的文笔真好……他比我还大一岁,他每次来上海呢,都要找我谈天,一来二去,我们就成了好朋友--莫逆之交啊!……我第一次来这个镇子啊,是来参加文他爸爸的毕
业典礼……"
  "哦……那您,怎么就留下啦?哦,我知道,您谈恋爱了对不对?"
  "少打岔!你什么叫爱都说不上来,还谈恋爱?"
  "嘿,是您刚刚问我的,那您告诉我,什么叫爱?"
  "你听着啊,小子。爱啊……就是你隔着雕花的铁栏杆,看着远远的院子里那群年轻人,他们笑啊,谈啊,还唱着歌……唱什么歌呢?是《毕业歌》。你就只看见一张脸,在笑着;看见风吹动的裙角,看见那拉着羊毛披肩的手。那手啊,那么娟秀,瘦瘦长长,你就留
下了,等啊,等啊……"
  "爱?就是一双手啊?那有什么好爱的?还要等,等多久啊?"
  "等一辈子,你也情愿。"
  "哦,那您倒是谈没谈这恋爱?"
  齐叔没回答劲的问题,兀自小声唱起《毕业歌》来:"同学们,团结起来,肩负着民族的希望……"
  在乌镇这古老而深沉的夜里,齐叔的歌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激昂,唱到(禁止)处时,他已然热泪盈眶、满襟潸然……
4.台北的争吵
  台北的正午,天朗气清,亮丽明媚。
  英伏在偌大的设计台上,面前是一大张铺展开的白纸,上面画着几条简单而优美的曲线。她的神情认真严肃,头发却有些蓬乱,衣着随便。
  雄坐在窗台上,怀抱着一个笔记本电脑,正专注地盯着屏幕。
  两个人显然都是刚刚起床。
  桌上的咖啡壶正一滴两滴地漏着醇香的汁液,轻柔的钢琴曲在房间里萦回缭绕,一切美好而和谐。
  墙上的钟表向前迈进了一格,咖啡壶开关跳了一下,谁也没有动。
  英手中的粉笔一下子折了,她愣了一下,并没有抬头。
  "咖啡好了,喝吗?"
  雄的声音居然吓了英一跳,她从沉思中惊醒过来,猛地抬起头,说:"哎哟,你吓我一跳!"
  "啊?是吗?我打断你了?"雄有些歉意地看着英,"你在想东西了吧?对不起对不起……"
  "不是,没有想,就是没意识到你也在家。"
  "没意识到?是什么意思?我一直在呀。"
  "就是忘了你在家里嘛,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因为习惯了你不在呀,我常常还被自己吓着呢。"
  "被自己吓着?"
  "对呀,有时候突然听到有人说话,是跟我说。可家里没有别人,仔细一听,啊,原来是自己跟自己说话……"
  "哎哟,说得我毛骨悚然……唉,是我不好,陪你太少了。那,今天难得在家,我来伺候你老人家!"
  雄说着,起身去倒咖啡,放糖,加奶。英重新低下了头。
  "你今天真的不用去公司了?"英问。
  "不用。"
  "咦,奇怪了,怎么没电话找你?"
  "我关上了。"
  "万一有事儿呢?"
  "不管它!"雄把咖啡放在英面前,又回到窗口拿起电脑,嘴里说,"今天休息一天,在家陪陪你。"

当前网址:http://www.app-reign.com/mgmyulepingtai/2018/0513/5.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