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奥巴马

登录 admin 浏览

小编:奥巴马也是一个复杂的人,通常他的支持者和诋毁者都忽略了这一事实,两者都喜欢用单一的色彩对他进行描述。作为名人,奥巴马比小布什、比尔克林顿、老布什或吉米卡特更吸引人

奥巴马也是一个复杂的人,通常他的支持者和诋毁者都忽略了这一事实,两者都喜欢用单一的色彩对他进行描述。作为名人,奥巴马比小布什、比尔•克林顿、老布什或吉米•卡特更吸引人。即便是考虑到其所有成就,里根也是一个更容易了解的人——你的眼见几乎就为实。奥巴马则更像是理查德•尼克松——一个有野心、有智慧,但同时又难懂、内向的人,一个难以在政界见到的人。他是一个心理上有深度的人,身上带着一种神秘气息。奥巴马和尼克松一样,都会引起修西德底斯和陀斯妥耶夫斯基的兴趣。作者们会被奥巴马的两副面孔之间的强烈对比所震惊。而这两副面孔又是什么呢?奥巴马的第一副面孔是治疗者、统一者。这个奥巴马在他的书《无畏的希望》中写道:“我们要提醒自己:抛开我们的差异,我们还有许多共同点——共同的愿望、同样的梦想,这是一种不会断开的联系。”奥巴马承诺会有“一种新的政策,人们可以基于使我们作为美国人携手并进的共有的理念进行开掘、建设”。奥巴马于2004年在民主党大会上说了同样的话,他说:“没有什么所谓的自由主义美国和保守主义美国,只有一个美利坚合众国。没有什么黑人的美国、白人的美国、拉丁美洲人的美国和亚洲人的美国……我们是一个人,我们所有人都对星条旗宣誓效忠,我们所有人都在保卫着美利坚合众国。”当奥巴马描绘说:“我在小的镇子、大城市、餐馆以及办公室遇到的人并不期盼政府能够解决他们的所有问题。如果你在芝加哥周围的卫星城走一圈,人们会告诉你他们不希望自己交的税被福利机构或是五角大楼浪费掉。如果你走进市内贫民区的坊间,大伙会告诉你单靠政府是无法教育孩子们学习的。”他的演讲与保守派主题达成了共鸣。这些都是经常能在共和党大会上听到的内容。而当奥巴马被选为总统时,他宣誓道:“对于那些我没能赢得支持的美国人,我可能没能赢得你们的选票,但我听到了你们的声音,我需要你们的帮助,且我仍会是你们的总统。”让我们将发出这些鼓舞人心的话的奥巴马称为奥巴马Ⅰ。在白宫中,我们没怎么见到过奥巴马Ⅰ。反过来,我们时不时会遇到奥巴马Ⅱ,他是一个非常不同的人。他是那个严厉责骂银行和商号,并迫使他们屈从于联邦掌控的奥巴马。是那个处罚制药公司和健康保险公司,使他们屈从于自己意愿的奥巴马。是那个将他的前任和对手描绘成所有问题(而这些问题只有奥巴马能够解决)来源的奥巴马。这个奥巴马完成了医疗保健改革,从根本上建立了政府对于美国六分之一的经济的控制权,而且他是在参议院或是众议院没有得到任何一张共和党选票的情况下做到的。奥巴马同样也不在乎大多数美国人在一次又一次的民意调查中反对他所提出的改变。尽管斯科特•布朗在马萨诸塞州取得了令人震惊的胜利,将泰德•肯尼迪的参议员席位收归了民主党,奥巴马还是找到了一种使其医疗保健改革成为国内法律的方法。这个奥巴马试图通过“限制排放与交易”法案将昂贵的环境调控所需强加给公司。他即将猛地抬高营业税以及对富人征的税。他正在按比例缩减军事预算并已经宣称要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出美军。而就此一事,奥巴马预计会像之前那样通过战胜他的反对者来达成自己的目标。这个奥巴马使共和党和保守派感到了惊愕和气馁,而激进分子已经调动起了一个反对奥巴马的茶党(TeaParty)。那么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奥巴马呢?在保守党看来,奥巴马Ⅱ是真正的奥巴马,而奥巴马Ⅰ仅仅是一个面具,一种伪装。到目前为止,保守派一直对奥巴马提出尖锐的反对,其反对主要集中在几个类似的主题上:奥巴马不是一名美国公民;奥巴马是激进的极端主义者的马前卒;奥巴马不择手段地寻求权力;奥巴马是穆斯林;奥巴马是一名社会主义者。但这些批评的标枪充其量也只是擦伤了奥巴马;它们并没有完全找到自己的目标。奥巴马是在美国出生的吗?最好的证据是:他于1961年8月4日出生于檀香山。他的出生被两家当地的报纸——《檀香山周日广告报》和《檀香山星报》提及。这使他成为了一名“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即符合宪法对于总统的要求。没有证据能提出:奥巴马是任何人的马前卒。的确,奥巴马和激进分子有关联,但很可能后者是他的马前卒。奥巴马显然是有野心的,他和大多数总统一样寻求权力,但他用权力做什么呢?他的权力最终是为了什么呢?我显然不认为奥巴马私底下是一名穆斯林极端主义者,想从美国内部毁灭这个国家。我意识到他的名字的第一部分——巴拉克,指的是一种穆斯林的祝福;而他名字的第二部分——侯赛因,是伊斯兰教的名字;而他名字的最后一个词,奥巴马,与奥萨马怪异地相似。即便如此,对于奥巴马拥戴伊斯兰教的指控是站不住脚的。奥巴马的生父老巴拉克生下来就是一个穆斯林,而奥巴马的印度尼西亚继父罗罗•苏托洛也是如此,但两者都与他的信仰无关。关于生父,奥巴马写道:“当他与母亲相遇时,他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他认为信仰纯粹是迷信,就像他在小时候于肯尼亚的村庄中见证的医生迷惑人的做法一样。”奥巴马在印度尼西亚时,他上的学校里老师和同学都是穆斯林。毫无疑问,他也接触到了伊斯兰教,那是他课程的一部分。但他也了解到了天主教。两种信仰都没有对他产生太大的影响。实际上,奥巴马写道:“当要祈祷时,我会假装闭上眼睛,随后窥视房间的四周,发现什么也没发生。没有天使降临,只有一个焦干的老修女和三十个棕黄色皮肤的孩子在咕哝着祈祷词。”比起奥巴马被作为一个穆斯林养大这种推测而言,这是对于奥巴马的信仰观(无信仰)的令人信服的解释。奥巴马是社会主义者这种激烈的指控似乎能让我们更接近奥巴马。这是一位没有生意背景的总统,而他周围只有很少的几个人有营业经验。他开始着手切经济这个蛋糕,我们却不清楚他是否知道该怎么做蛋糕。正如乔纳森•奥特在《承诺》中所写的:“企业”这个词奥巴马很少使用,这个概念似乎让他觉得不舒服。而更让人不安的是,奥巴马这位总统似乎将纳税人的钱杂乱无章地花掉了。他迅速积累起了无法以十亿计,而要以千亿计的债务。正当他似乎已使银行破产的时候,奥巴马又提出了新的花销。他同时提高了联邦对于主要行业(住房抵押行业、投资银行业、药物行业、健康行业、能源领域等)的控制。在此前,政府的触手从未涉入私人领域如此之深。奥巴马甚至在某天醒来,决心炒掉通用汽车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在他的保守派批评者看来,奥巴马有点健忘症。不知为什么,他经历了20世纪后半叶却没有见证社会主义的崩溃,也没有得到那个显而易见的教训——苏联式社会主义行不通。
 

当前网址:http://www.app-reign.com/denglu/2018/0428/3.html

 
你可能喜欢的: